TOS 雖然“死了”,但微信與手機廠商之間的流量暗戰仍在繼續

蘋果與微信,一切的恩怨始于流量之爭。

不知道有多少人注意到,曾經被騰訊寄予厚望的TOS已于本月28日正式停止服務。這個2015年亮相,只發布了一款智能手表和智能手機的操作系統,徹底壽終正寢了。

對于TOS,坊間普遍認為騰訊是為了連接智能硬件。這個說法沒有得到過官方認可,我也持懷疑態度。在我看來,TOS的目標與它的前身Tita一樣,就是移動操作系統。

Tita是騰訊開發的首款第三方手機ROM,不過后來市場反饋不好就被關停了。TOS誕生之初就打出了“我有無限可能”的Slogan,這就是騰訊的野心,TOS要連接一切設備。這一點從騰訊配給的資源也能看出來,TOS隸屬騰訊MIG事業群的智能產品平臺部,當時整個部門超過200人,發布會也是在當年的GMIC大會由騰訊COO任宇昕主持,規格不可謂不高。

第三方ROM市場當年也是一個風口,算上百度云ROM、阿里云OS,BAT當時全部進入這個領域,還有盛大、小米、360等公司。但今天,似乎只有阿里云OS還是以純第三方ROM存在,不過據說發展也不是很理想。其他如百度、盛大早已宣布退出,留下的小米、360都是擁有硬件業務的互聯網公司。

第三方ROM為何被認為是風口?

不久前微信和蘋果鬧出一場“不愉快”。蘋果宣布,存在微信之上的打賞行為屬于應用內購買,必須向蘋果繳納30%分成,隨后微信關閉了iOS版的打賞功能。

雖然蘋果強制分成的行為存在爭議,網民也大多都站在微信這一邊,但強大如微信依舊不能與蘋果硬碰硬,最后只能乖乖關閉打賞功能。為什么呢?因為微信始終要跑在iOS操作系統上。這就是所謂的互聯網公司被Android和iOS系統所“綁架”。

換句話說,Android和iOS相當于谷歌和蘋果各開了一家超市,互聯網公司們想要上架商品(App),就必須交服務費(分成)。比如在蘋果Appstore里,開發者必須向蘋果貢獻30%分成。

由于谷歌在中國市場的某些原因,基于Android架構的第三方ROM看到了機會,希望能夠復刻Android模式在中國開幾家超市,讓互聯網公司都來交“服務費”。

起初無論創業公司還是BAT,都認為這是一個可行的方案。甚至當年騰訊還收購了幾家刷機網站,百度重金收購91無線,阿里云OS與谷歌硬碰硬。

后來為什么不行了呢?拋開第三方ROM的穩定性不談,移動互聯網入口輪當時已經甚囂塵上,聰明的手機廠商不愿意淪為管道工具,都開始做自己的第三方ROM,今天我們熟悉的手機品牌OPPO、vivo、華為、聯想、小米都有自己的ROM,并且越到后來廠商對刷機的管理越來越嚴,甚至直接封死了刷機渠道,不允許刷其他ROM,否則不予保修。

一開始,第三方ROM還能找一些沒有能力做操作系統的小廠商合作,比如360當年沒做手機時就曾與海爾合作推出過“特供機”。但后來事實證明,小廠商的問題層出不窮,最主要的是出貨量極其少。最終第三方ROM相繼宣布關停,不止是中國市場,國際上最著名的第三方ROM團隊CyanogenMod也早在2013年就散伙了,去年年底產品正式結束運營

歸根結底,第三方ROM的失敗是因為沒有“主動權”,“主動權”在硬件廠商手里握著。不過我們也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待這件事情,如果騰訊當年在TOS上大獲成功,還會有今天的微信么?

這是一個假設,第三方ROM的潰敗某種意義上講加速了超級App的誕生,在操控系統之上再建一個以App為存在形式的“操作系統”,是后ROM時代移動互聯網的顯著特征,這也是為何今天蘋果會“封殺”微信的原因。

微信與蘋果的控制權之爭

微信今天在中國已經囊括超9億用戶,龐大的用戶群體構成了規模可觀的數字經濟。蘋果希望能從中獲取一部分收益,所以開始向微信征收“蘋果稅”。

所謂蘋果稅,即蘋果對于iOS應用軟件,以及軟件中產生的消費購買、用戶打賞進行抽成而形成的收入,行業俗稱為“蘋果稅”。蘋果的抽成并不是近日才有的,自從APPStore上線伊始,蘋果就向開發者收取30%的平臺服務費。

事實上,蘋果的這一舉動讓不少中國果粉紛紛站隊微信,并表示為此未來或將放棄蘋果手機。但是,在蘋果不惜失去中國果粉也要“懟”微信等應用的背后,實際上蘋果稅已經成為該公司一個重要財源,據美國科技新聞網站Softpedia引述市場研究公司SensorTower的數據稱,今年上半年,蘋果稅總計為49億美元。

已是龐然大物的微信被蘋果盯上,或許不僅僅是因為“蘋果稅”。如果回到超級App的范疇你會發現,微信已經成為一個準操作系統。它有自己的推薦機制和支付手段,微信的應用分發、小程序、公眾號都在威脅著蘋果的軟件生態。

蘋果是一家軟硬一體的公司,硬件和軟件都牢牢控制在自己手里。微信的威脅對蘋果來說很明顯,早在微信推出小程序之前,業內就有類似的討論,如果小程序是一個類應用商店的東西,那么首先站出來反對的就會是蘋果。

當然,微信小程序沒有做成應用商店,可能也有忌憚蘋果的含義在其中。但微信并不是只跑在蘋果手機上,還有數量眾多的Android手機,它們都在使用基于Android架構的第三方ROM。可怕的是,這些廠商如今也在與微信發生著某種競爭。

手機廠商與微信的流量之爭

如果說當年騰訊推出TOS是希望所有的流量都跑在TOS上,那么這個設想今天也間接實現了。微信已經毫無疑問的接管了用戶的大部分流量,手機廠商在軟件層面的控制權遠沒有微信大。

這也是為何蘋果今天忌憚微信甚至封殺微信的原因。國內的手機廠商正呈現巨頭化發展趨勢,有了蘋果的案例在前,誰都想將軟件和硬件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,而此時微信的存在仿佛一座大山,難以逾越。

事實上,不是微信奪走了移動互聯網流量,是產業發展到一定地步必然會出現的一種結果,沒有微信還會有其他產品成為超級App。早些年移動瀏覽器廠商鼓吹的H5應用,不也是希望將移動瀏覽器塑造成一個App形式的OS么?

互聯網公司希望用戶可以在一個App上完成所有動作,或者盡可能多的留在App里,這就會對手機廠商產生威脅。

這幾年的國產手機品牌不約而同的都在系統上發力,發力什么呢?手機廠商希望從底層入手將流量掌握在自己手里,讓用戶的流量跑在OS上,而不是微信或者其他App上。有一個明顯的現象是,幾乎所有的OS都在做黃頁,在手機系統的主屏上做一個信息集中展示的黃頁,比如日程安排、卡券信息等,做黃頁的目的就是要用戶脫離App,直接在OS上跑流量。

你可以說手機廠商這是在與微信競爭,也可以說是與所有超級App競爭。

本月初,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接到一起民事訴訟案件,騰訊起訴OPPO惡意競爭。為什么呢?源于OPPO希望用戶能在自己的應用商店內下載應用,而不是在騰訊手機管家上。騰訊表述,OPPO使用了一些比較有傾向性的手段引導用戶,構成不正當競爭。

事實上,不止是OPPO,vivo、華為、小米都有過類似的情況,手機廠商逐漸在收回移動互聯網的控制權,第一步就先從應用分發入手。OPPO可能表現的比較隱晦,華為反而更直接,半年前華為就已經全線下架騰訊的所有游戲產品。

今天的微信讓我想起來火狐早些年嘗試的Firefox OS,一款采用Linux 內核以及基于Gecko運行環境的移動操作系統,提供完全基于HTML/JavaScript技術以及其他開放Web應用接口的應用程序。

換句話說,Firefox OS與當年的TOS擁有一樣的歷史使命。只是火狐不是騰訊,Firefox OS消失了也就消失了。而騰訊失去一個TOS,卻擁有了一個龐然大物的微信。
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

雞蛋
該文章已有0人參與評論

請發表評論

全部評論

本文作者2017-7-3 02:49
小程
粉絲2 閱讀348 回復0

精彩閱讀

排行榜

迪恩微信公眾號碼

掃碼微信公眾號
給你想要與成長

 
 
在線客服
3A微商:
3A微商
源碼交流:
源碼交流
工作時間:
8:00-18:00
客服微信掃一掃

Powered by 3A微商 © 2017-2028 Comsenz Inc.( 豫ICP備16026490號-2 )

4种乒乓球发球技术图解